枯旋

「笑不知我寒暑,醉春秋也无用。」

远来是孤客

多年疏懒,并无才学;
不通格律,随意一作。

《远来是孤客》

——赠丝巾 @一条纯洁的丝巾

一叶已尽秋山冷,剑影擒风天下人。

似醉还饮残杯漏,恍然忆得又忘得。

石上遥歌却于城,依稀瑾年旧友闻。

自在荒林别有道,半笑野魅怎生狂。

远来孤偕半斗星,去也休要千钧月。

大梦三百九十九,不见天长或地久。

夜底参商是空名,将取日斜复轮回。

举世皆誉声声好,而君犹谓少年人。

2019.6.23 by枯旋

2 3

幸会记

既然是在这里相识,也就在这里留个痕迹吧。

对于我自己来说,痕迹是重要的纪念。

@予冬

|予我一羽温柔,送别十里寒冬。

你是我在这里意外的收获,谢谢~

---

我送你斜阳一笄   你还我美梦一缕

妙哉你我这般纵情知己

后来明了少年最温柔心事   便是曾遇见你

浮生困顿多珍惜

---

2019.3.8凌晨

by 枯旋

1 4

本人不会再进行任何同人文创作。
这里主发原创文相关。

5 2

温柔


冰冷的夜色
残忍肆虐
风声穿越过来
是黑暗中的孤音
而我灼痛的喉咙里
只剩未断的一根哑弦
当月光照下
我觉得那很温柔

连游走在虚无之境的影子也温柔

不愿在空白里留下肮脏的痕迹
是我的温柔
不愿戳破他人去留随意的谎言
是我的温柔
不愿狭私回报同等力度的伤害
是我的温柔

可是、不知道、不懂得
哪里有我想要的温柔?

我给过温柔
我得到温柔
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

-----

不干扰这世界的繁华与光彩
是我卑怯又倔傲的温柔

2

片羽


 (神都夜行录同人  乌灵/降妖师)

@南淼一 朋友,祝愿我们早日抽到乌灵~

*

「烈火焚原,寸草不生!」

——我以为她是妖灵中的王者,可把万物焚为灰烬;

直到那天她自己变成了随风吹散的灰烬。

「不许伤害妈妈!」

——我从未有过分毫知晓,那句话中所蕴含的极致力量。

直到乌灵忽然冲上来,替我挡住了那来自敌人的关键一击,然后满身是血地跌落在地。

「妈妈,我不想离开你……」

——我哪里会料想得到,这竟是她最后的遗言。

直到我抱着她的尸体,双眼茫然,而树影惶惶。

*

小乌灵啊,你才是我最想珍惜的吉光片羽啊~

*

我遍寻轮回转生之术,...

11 15

织命


 (神都夜行录同人 路天凌/阿织cp向)

|本人对游戏剧情了解尚浅,仅从降妖师同阿织散步时的一段对话-“我觉得师傅他是在搭讪你”-“要是他真有那个意思就好了,我对他的髓液……”由此浮想联翩~
 |我好喜欢阿织啊~QAQ请赐我五阶阿织~啊,平民党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哪天就十连十ssr了呢!不,你个咸鱼还是继续做梦吧orz
 |一切只是我的编造,无关正剧内容……

*

阿织不喜欢路天凌,所谓不喜欢,大多时候是在厌烦他总是用歪理来驳斥自己的真理。

虽然路天凌没有李淳风那么顽固,但他们俩的确都抱持着同一理念:既定的命运当可由人力篡改。

这是阿织嗤之以鼻的傻瓜...

5

乌灵小短文-回家的路


 (神都夜行录同人)

*

我的小乌灵被人拐走了。

在降妖司忙碌了一天回到家园,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活蹦乱跳的小乌灵。可是这一天没有如往常一样,入门便响起她唤我“妈妈,妈妈,你回来了”的欢声笑语。

回想起申时,我在司里收到了一封寄信人不明的神秘来信,信上有言:「请带十万银锭和一万元宝到神木林赎回乌灵,否则——」

我当时没有特别在意,以为只是普通的恶作剧,不过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发慌,做起事来心神不宁,于是提前向师叔告假回了家。

果然,乌灵失踪了!

我叮嘱过她不许乱跑的,她那么可爱又单纯,我可舍不得让她独自出门被人拐跑。我告诉过小乌灵,等妈妈有空了,一定会带她四处游玩,吃糖葫芦...

16 16

洛月感情线分析



看了这篇 @Sicy赤水洛月剧情个人解读,有些想法,本来想写在评论里,不过写着写着发现字太多了,所以干脆整理了一下,包括其他想法也加上,单开了一篇。


关于赤水洛月那段剧情理解,我和那篇文章看法基本一致,就不多说了,就说一下我的观点。


首先,我的观点是:


创作者写北洛、云无月的cp感情线的时候,是把北洛的前世身份缙云作为极其重要的关键因素加进去串联起来的。(就像缙云在剧情主线中极其重要一样。)


例证1.初遇地点白梦泽


那是缙云和云无月留有许多二人记忆的地方,北洛和云无月在白梦泽第一次见面,就有种命定的重逢感。(当然二周目...

15 55

何事长淮水

~

神都夜行录同人

无支祁/降妖师

~

“无支祁,我这有两坛上好的杏花古酒,这可是杏花妖送给我的珍藏秘酿哦~你要来喝一杯吗?”

连日来,随师叔师姐东奔西走,总算处理完了洛阳近郊几处妖乱,可把我累得个半死。这一天,好不容易清闲下来的我,终于有时间好好招待那位淮水来的贵客了。

一个虽然霸道粗线条、但很爽朗愚直的可爱家伙。

这家伙来我家做客已有一段时日了,托他每日里持续高涨的酒兴,我的酒量也被折腾得与日渐增。

“来来来,我正闲得发慌呢,你小子总算回来啦!”

无支祁笑声粗犷,快步向我这边走来,然后一把抢过我左右臂弯里,各环抱着一坛的那两坛杏花古酒。

看吧,果然够霸道吧!

嗯……...

25
 

© 枯旋 | Powered by LOFTER